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標題:僅僅在射了六槍後的兩天,新紀元全人顧問看見在射擊模式中出現破碎的十字架!撒但儀式是被計劃好的!

副標題:Cutting Edge分析證實,在射了首6槍後,白巫術全人施行者很快地看到破碎的十字架圖案在地面上形成,並且宣告它是撒但儀式的一部分。

新世界秩序正在來臨!你準備好嗎?一旦你明白新世界秩序是什麼,和它怎樣漸進地實現,你能夠在每日新聞看到它的進展!!

學習怎樣保護自己和你所愛的人!

準備接受震驚人的事物,你永遠不會單純地看新聞。

你進入了

THE CUTTING EDGE

新聞簡報:「槍手的恐怖網絡傳播到華盛頓」Suzanne Goldenberg報導,2002106日,《晨早悉尼預報》。

「這個郊外的惡夢以一顆子彈穿過萬聖節購物展示開始,在第6個人一槍被殺死後昨天傳到華盛頓...一個全人顧問也在這個廣場。她充滿信心地說,『這有一些東西與撒但儀式有關』。『如果你看一張地圖,你會聯結這些點,它看來像倒轉的十字架,但是人們,甚至警察不察覺到』。」

 

一些的最好的關於黑巫術施行者活動的內部資訊來自白巫術秘術主義者,他們學習一樣的儀式,知道一樣的標誌,學習一樣的祕術教義,侍奉一樣的能量。白巫術和黑巫術之間的唯一分別在於行白巫術的人相信他們能夠使用祕術知識和能量「造福」人類,而黑巫術專家認識到和承認他們所有人侍奉一樣的上帝,撒但!

 

其中一個最大徹底的,精確的例子是,從白巫術施行者,特雷弗.Ravenscroft,在他的巨著,「命運矛:祕術能量在矛的背後穿透基督的一面」,塞繆爾.Weiser,約克沙灘,緬因,1973年,來分析黑巫術希特拉。Ravenscroft是一個白巫術的施行者,他精確地從神秘學者以獨一的看法察驗別人查驗希特拉的祕術主義!

 

特雷弗.Ravenscroft,一個施行白巫術的專家,是在獨一的立場寫希特拉,他是一個施行黑巫術的專家。在我們深入探討之前,我們需要定義這些術語。這是白巫術和黑巫術確切所代表的意思?

 

大多數新紀元支持者不會公開地使用這些術語,因為他們相信它們含有壞的意思。相反,他們會使用這術語,「右面的道路」指白巫術和「左面的道路」指黑巫術。你看,神秘學者相信宇宙的能量允許每個人用自由意志自行決定他們是否使用秘密和祕術的能量作好事或壞事。如果某人選擇用他的祕術能量作好事,他被說成是行走在「右面的道路」,以及是施行白巫術。然而,如果某人選擇用他的祕術能量作壞事,他被說成是行走在「左面的道路」,以及是施行黑巫術。在這個例子,特雷弗.Ravenscroft是一個白巫術的施行者,而希特拉是施行黑巫術。當然,我們基督徒責罵在如此的區別,相信所有的神秘學是來自撒但,白巫術和黑巫術之間沒有差別!任何人相信它們之間有任何差別的是被欺騙的。在這方面,基督徒發現在Anton LaVey的唯一聯盟,在他的書,「撒但聖經」。在第52頁,LaVey也責罵這個依人看來的差別,大膽地說只有撒但主義者有勇氣知道他們確實是侍奉誰!

 

但是,為了記錄,新紀元字典定義右面和左面的道路如下所示:

 

右面的道路 -- 「以信念、光、和迴避肉慾快樂的智慧旅行;完全。」(166)

 

左面的道路 -- Tantric道路、巫術的道路,神秘學」「Tantra」的深入定義是印度教、佛教,和瑜伽的「冥想性聯合」。

 

一旦一個人得到某個,在他們的道路上有崇高之地獲得祕術能量的知識,他們會選擇是否使用他們所獲得的能量作好事或壞事。這是為甚麼,在上面的新紀元字典的定義,右面的道路是以信念、光、和迴避肉慾快樂的智慧旅行,而左面的道路是沈醉在肉慾快樂中旅行(因此使用這個「Tantric」術語),和使用「巫術」和「秘術」,兩者據說都是黑的,邪惡的術語!

黑巫術和白巫術秘術主義者皆有一樣的新世界秩序的目標,和許多一樣的程序。每個系統也是計劃生產,或把一個超人搬上舞台,一個充分被啟蒙的世界教師,在他們的計劃的結尾!!白巫術秘術主義者稱他為基督,而黑巫術祕術主義者稱他為,敵基督。白巫術秘術主義者的作者也表示擔心他們的基督,一旦他品嘗能量,可能轉進左面的道路和使用他的能量作惡事。

但是,底線是白巫術祕術主義者正正能夠看穿任何面紗,一個黑巫術專家也嘗試假裝展示一個他們作的行動。因此,一個行白巫術的人是能夠立即看見所發生的事。我們欣賞白巫術神秘學者證實Cutting Edge早在105日所說的。這些射擊是執行了為的是撒但儀式的快速目的;在儀式能夠開始前,所有如此的儀式要求某個標誌在地面上。最普遍要的標誌是五角星形和六芒星形。一旦五角星形是由殺手在五角星形的每隻角確立了,這個儀式能夠展開。

十月是秘術主義者所喜愛的,因為他們相信惡魔領域和物質世界的分隔面紗在這個月是最薄的,我是不感到吃驚的這五角星形儀式在十月期間安置在地面上。而且,我們知道這是黑巫術因為破碎十字架的每點和幾乎五角星形的一點安置在獻人祭流血的儀式上。在3個例子的當中兩個,那兒「只有」受傷是被記錄,狙擊手轉身回去在那地點殺人[閱讀NEWS1722得到完全資料]

這事實是沒有錯誤的:這五角星形儀式放在地面上是由人類的犧牲放置的。這事實給所有秘術主義者知道的,他們是等候實際的黑巫術儀式實行。在甚麼時候這個儀式實際上是執行了?Samhain[萬聖節]是這年重要的撒但安息日,是完全用黑巫術慶祝撒但和牠的死人王國,我會懷疑這也許是儀式之夜。當然,這個儀式是在秘密中行的,儘管最終那個儀式的獻人祭也許是公開的。

這個撒但儀式的目標也許保證敵基督的出現是成功的,自1870年以來他已計劃在以色列和她的阿拉伯鄰國之間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他會在那時步出[閱讀NEWS1056得到完全資料]。如果這是真的,要準備最後的獻祭也許是在官方上是高等級的。

我們相信Beltway狙擊手與伊斯蘭好戰恐怖主義無關,因為它有黑巫術光明會的指紋在整件事上。但是,這件狙擊事件其中一個計劃好的迴響很可能是軍事巡邏活動遍及整個區域出現,這樣使美國人看到戰士在路障和在我們的公民街道上使用槍。

真實地,這是末世,充滿麻煩和難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