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利器

1995320日,東京地下鐵系統內遭人施放神經性作用劑,警方迅速確認施放的作用劑是沙林。

東京這場攻擊震驚全球,隔天,紐約「每日新聞」的頭版提醒讀者,他們自己也岌岌可危:「東京地下鐵系統的神經毒氣攻擊,暴露了紐約市一個可怕的事實,紐約沒有作好準備,不能應付化學恐怖主義。」希臘奧林帕斯航空公司一班從雅典飛來的班機,降落在紐約甘迺迪機場,兩百名乘客經過8小時後才下飛機,據報飛機上有毒氣,這架飛機必須經過檢查,結果甚麼都沒有發現,密報被視為惡作劇。

新澤西州哈肯薩(Hackensack)「記錄報」宣佈,警方在賀伯肯(Hoboken)和紐約市之間的地下鐵路線上巡邏,「尋找異常的包裝。」地下鐵員工「接到命令,要注意任何可疑的事物。」其他城市也設法消除乘客的恐懼,倫敦地下鐵公司宣佈已經準備好「訓練有素的反恐怖份子措施」。莫斯科的通勸客得到保證,已經設立「安全室」,以便拆解未爆的炸彈。

隨後幾週內,這個有一萬會眾的奧姆真理教領袖們,包括魅力十足的領袖麻原彰晃,都被警方逮捕。奧姆真理教的很多會眾都擁有科學方面的高級學歷,他們在教派總部的建築物中,設立了一些化學工廠,生產沙林和其他作用劑,他們在警方監禁期間,承認在松本市和東京使用這些東西。

這個教派的領袖說,在東京地鐵攻擊中,沙林裝在11個密封的塑膠袋中,奧姆真理教會眾在交通尖峰時間,把袋子放在五節地下鐵車廂內,然後用尖銳的雨傘傘尖刺破。美國參議院一個委員會的幕僚調查之後,提出以下令人膽顫心驚的看法:

完全是奧姆真理教會眾準備那天要用的這批沙林時,犯了令人欣幸的錯誤,加上施放沙林散佈系統差勁,才降低了傷亡人數。化學武器專家告訴委員會幕僚說,如果不是有這些錯誤,在這個每天載運五百多萬人次的繁忙地下鐵系統中,輕易的就可以殺害數萬人。

警方搜查奧姆真理教總部時,也發現這個教派發展生物武器的證據,包括大量肉毒桿菌以及160桶培養肉毒桿菌的培養基,這種細菌可以生產一種毒素,只要小量就能致命,許多擁有生物戰武器的國家都囤積這種毒素。奧姆真理教在一棟特殊建築物中生產其他生物作用劑,日本警方封閉這棟建築物後,到1995年底還沒有進入,顯然是因為擔心堶悸漲M險物品。

東京地鐵攻擊的動機很怪異,警方在奧姆真理教的檔案中找到一些文件。預測毒氣攻擊會造成各大城市百分之九十的居民死亡,世界在1997年會遭到大動亂,只有奧姆真理教的虔誠信徒能夠存活下來,東京這次事件是實現預言的一次實驗,這個教派的領袖顯然相信:在奧姆真理教發動的全面生化戰中,世界大部分人口會被消滅掉。

製造生化武器

參議院約翰.葛林(John Glenn)1989年指出,有一間大臥房大小的設備,就「可以製造出很大量的神經性毒氣或生物武器,甚至可以製造出數以噸計的東西。」葛林誇大其實,倒不是誇大武器的數量,而是誇大了房間的大小,要生產這些武器,一間小廚房就夠了。

儲存這些作用劑當然需要比較大的空間,如果考慮手榴彈和炸彈之類的施放系統,問題會變得更複雜,但光是生產,只要一小塊地方就夠了。葛林指出:「一盎斯的生物作用劑放在半加侖的培養基堙A生產出來的東西,足以讓華盛頓這樣大小的城市,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口生病或死亡。」

葛林在1989年知道生產生化武器很容易,有相關知識的人長久以來就瞭解這一點。生產芥子氣的製程可以回溯到19世紀中葉,從技術上來說,生產芥子作用劑很容易,芥子作用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造成成千上萬人起水泡和循環系統傷害。

另外一位陸軍化學武器分析家在葛林議員主持的委員會中作證,說法跟奈德斯的說法不謀而合。問這位分析家製造化學武器的困難程度如何,他回答說,某些化學品具有腐蝕性,可能需要白金或襯有黃金的容器,但是「你可以找任何大學新生的有機化學教科書,至少可以得到生產很多這種作用劑的基本化學知識。」

生化作用劑如何散播?可用的方法幾乎毫無限制。陸軍過去試驗包括從海岸外的一艘船上,向舊金山灑細菌,用裝滿細菌的電燈泡,丟在紐約市的地下鐵軌道上,在華盛頓的巴士站堙A用風扇吹有孔的手提箱,散播化學作用劑。試驗人員在聖路易市從緩慢開動的汽車後面灑化學品,而且在明尼亞波利斯從屋頂上散播,一架低飛的飛機一次航程可以涵蓋好幾個州。

取自The Eleventh Plague(中文名稱:第11次大瘟疫),第七章。Leonard A. Cole著,真如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