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氟的真相

 

關於氟化物的10個事實
Fluoride Action Network | 200612 |

1)97%西歐國家選擇了無氟食水。這些國家包括:奧地利、比利時、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冰島、意大利、盧森堡、荷蘭、北愛爾蘭、挪威、蘇格蘭、瑞典和瑞士。(當某些歐洲國家對鹽加入氟化物時,多數國家不跟隨。)因此,而不是要求整體人口的氟化物治療,西歐給個人權利去選擇或者拒絕,氟化物。

2)氟化物是唯一的化學物加入飲用水作為治療的目的(防止蛀牙)其他治療化學物加入去淨化水(改善水質和食水安全,然而氟化物是做不到的)。這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何大多數歐洲國家拒絕氟化食水。例如:

在德國,「聯邦衛生部的論點是反對允許飲用水氟化的原因是,強迫療程是本質上有問題」。

 

在比利時,這是「飲用水根本立場,它的任務並不是提供治療給人們。這是衛生服務的單一職責」。

 

在盧森堡,「在我們的看法,飲用水不是治療的適當方式,並且需要用到氟化物的是由人民他們自己決定,這是最適當的方式使用氟化物」。

3)與之前的信念相反,氟化物當吞下時有最小的好處。當氟化反應加入食水在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開始,牙醫相信氟化物需要被吞下是最有效的。這信念,然而,現在被一個深入的現在人體研究組織定為不可信。

根據疾病控制中心,氟化物的「主要作用是暴發的和表面的」。換句話說,任何使用氟化物好處的結果,來自自氟化物的直接應用到牙的外部(在他們從口吐出後)攝取。 因此,並沒有需要讓其他組織接觸吞下的氟化物。

4)不再建議氟化水給嬰兒飲用。在200611月,美國牙醫協會(ADA)勸告父母應該避免讓嬰孩飲用氟化水。其他牙醫研究員在過去十年中提出了相似的建議。

嬰兒接觸氟化物是處於氟中毒的高風險-氟化物永久損壞做齒細胞。身體的其他組織也許受到兒時接觸氟化物影響。根據醫療報章《刺針》的最近發行,氟化物可以損壞成長的腦,導致學習困難和其他問題。

5)有使用氟化物的更好方法,而不是加到水中。通過加入氟化物在大家的自來水、許多嬰兒和其他在風險下的人口將會受害。這不但是錯誤,而且是多餘。因為西歐示範了,有使用氟化物許多平等有效和較入低入入侵性的方式給人們需要時用。例如:

A)典型氟化物產品例如牙膏(明確指示不可吞下)的,在所有雜貨店和藥房可買到。因此,為希望使用氟化物的那些人,非常容易找到和用低廉價錢買到。

 

B)如果擔心,社區的某些人不能負擔購買氟化物牙膏(家庭裝牙膏花費為少至$2$3),不氟化食水可以節省金錢,從而花費補助典型氟化物產品(或非氟化物另外選擇)在需要的那些家庭上。

 

C),因為99%自來水是沒有人耗用,實際上大多數氟化物加入到食水是浪費的。它被用於洗滌汽車,澆灌草坪、洗碗、沖廁等等。

6)氟化物的攝取有少許好處,但是存在許多風險。氟化物的好處來自與牙的表面接觸,它危害健康(與牙齒比較下,涉及許多組織)的結果由於吞下

氟化物攝取的副作用於住在氟化區的人會得到。例如:

a)危害大腦。根據全國研究會議(全國咨詢中心),氟化物可能損壞腦子。在20世紀90年代進行的EPA動物研究,科學家發現疑似老年癡呆症以同一濃度(1ppm)用於氟化水,而對人類的研究發現對智商有負面影響在濃度低至0.9 ppm有營養缺乏的小孩和濃度在1.8ppm有充分營養的孩子。


b)危害甲狀腺。根據全國咨詢中心,氟化物是「內分泌失調」。明顯地指出,全國咨詢中心警告氟化物藥量(0.01-0.03毫克/公斤/每天)在氟化水攝取得到,也許減低甲狀腺的功能在個人的低碘攝取。甲狀腺活動的減少可能導致損失精神觸覺、抑鬱和體重增加。

 

c)危害骨骼。根據全國咨詢中心,氟化物可能減少骨頭強度和增加骨折的風險。當全國咨詢中心無法確定時氟化物在什麼水平對骨頭是安全的,可注意到,最佳的可信的消息建議骨折風險也許被增加在低至1.5 ppm的水平,稍高於濃度(0.7-1.2 ppm)氟化水。

 

d)骨癌的風險。動物和人的研究-包括從哈佛科學家隊的一項最近研究-找到氟化物和嚴重骨癌(骨肉瘤)之間的連繫在20歲以下的男性。氟化物和骨肉瘤之間的連繫是由全國毒素學計劃描述為「生物似理」。一半診斷有患骨肉瘤的青少年會在幾年之內死。

 

e)危害腎病患者。有腎病的人對氟化物毒力會被提高。被提高的風險源於被削弱排泄身體內的氟化物的能力。結果,氟化物的毒性可在骨頭累積,增強鋁所累積的毒性和導致或者使痛骨症惡化,也可稱為腎臟營養失調。

7)工業化學製品對使用氟化水也許提出獨特的健康風險,沒找到與自然形成的氟化物複合體。化學製品- 氟矽酸、鈉氟硅化物和氟化鈉-使用氟化水是從磷酸鹽肥料產業的工業廢料產品。這些化學製品,氟矽酸(FSA)最用途廣泛。FSA是腐蝕性酸,與兒童更高的血鉛水平有關係。自北卡羅來納大學的一項最近研究發現氟矽酸(FSA)-與氯化物使用-把黃銅水管接合位的鉛除去,而馬里蘭大學的一項最近研究提出氟化物在血液鉛的影響也許是最大的在1946年之前建造的房屋。鉛是神經毒素可能對兒童引起學習障礙和行為上的問題。 (20-23)

8)氟化水對牙的好處被誇大了。甚至支持氟化水的人承認它不是有效如曾經聲稱。當支持者仍然相信它的有效時,更多的研究強烈對這個評估表示懷疑。根據安大略衛生部和長期照護出版的系統回顧,「[氟化]作用的影響範圍不是重要的絕對用語,在統計上不是重要的,並且可能不是臨床意義」。

a)氟化和沒有氟化的國家之間的蛀牙個案沒有不同。當氟化水經常被人相信導致在美國過去50年的蛀牙減少,蛀牙同樣減少發生在所有西方國家,多數國家從未氟化他們的水。絕大多數的西歐國家拒絕了氟化水。然而,根據從世界衛生組織的全面數據,他們的蛀牙率比美國是低,實際上,正是低。

 

b)當氟化水停止,蛀牙不增加。與更早的研究結果對比,五項研究自2000出版了,報告蛀牙沒有增加在停止氟化水的社區。 (37-41)

 

c)加氟在低收入地區不能防止牙齒健康危機。當一些人宣稱時氟化水於低收入社區實施是特別有效時,很少證據支持這個論點。根據英國政府的最近系統回顧,「關於[氟化水]減少不公平於牙齒護理上的證據是質素差,矛盾和不可靠。」(45)在美國,嚴重牙齒危機在低收入地區是無關的,不論有沒有氟化物加入食水。另外,幾項研究證實嚴重蛀牙在兒童上的影響範圍(「乳瓶蛀牙」)不是明顯的在氟化水區與未氟化水區。因此,儘管一些感覺譽為相反,貧窮與缺乏牙齒護理的氟化水地區不能防止口腔健康問題。

9)氟化水增加了負擔和風險給低收入社區人仕。而不是特別有利的對低收入社區,氟化水是特別負擔沉重和有害的。例如:

a)低收入家庭最不能避免氟化水。一旦水加入氟,由於買瓶裝水或昂貴的濾水器的高昂費用,低收入家庭最不能避免氟化水。結果,低收入家庭將會沒有能力接受美國牙醫學會推薦嬰兒不應該飲用氟化水。這也許解釋非洲裔美國人的孩子為什麼在美國遭受最高比率難看牙齒氟中毒。

 

b)低收入家庭會遭受更大風險的氟中毒。另外,現在是確定營養不良的個體有對氟化物的毒性作用會顯著加強。因為營養缺乏是在低收入社區最常見,並且,因為已知的疾病會變得嚴重對氟化水在低收入區域(即末期腎衰竭),很可能低收入社區將會遭受負面影響的最大風險與氟化物接觸。根據Kathleen Thiessen,氟化物毒力全國研究會議的成員博士評論:「我會預期低收入社區是易受害的至少得到一些飲用氟化水的影響」。

10)由於其他報告,許多人過度接觸氟化物。不同於當氟化水首先開始,美國人除供水以外,現在接觸的其他方面的氟化物*。結果許多人民現在超出建議每日攝取量,使他們處於中毒的高風險水平。例如,許多孩子從牙膏當中攝取的每天「最佳」攝取量為更多。根據公共衛生牙科學報:

「事實上所有作者注意到,有些孩子可能從[牙膏]單獨吸收更多氟化物比建議每日攝取量為高」。

由於氟化物從所有來源的接觸加起來是多的,牙齒氟中毒(可看見的顯示氟化物的在童年期間過度接觸)顯著增加在過去50年。而牙齒氟中毒影響少於10%20世紀40年代的孩子,最新的全國調查發現它現在影響30%的孩子。

*氟化物的來源包括:氟化物口腔護理產品、氟化物殺蟲劑、氟化的藥物、被處理的氟化水食物和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