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未來與敘利亞的戰爭

2001424日,Bob Westbrook修訂版

基於聖經預言,現在局勢的觀察和趨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局勢。一件事情是確定的,是不可避免的敘利亞戰爭和大馬士革被毀,因為神的先知曾經預言這些事。細心地推測局勢,黎巴嫩是敘利亞的一個傀儡國家,如同約旦,伊拉克和巴勒斯坦。

數十年來,敘利亞與以色列巧妙地掉進戰爭的狀態。雖然從大馬士革偶然帶出關於敘利亞和以色列之間的「和平對話」,敘利亞人從來沒有實質地顯示他們想要與以色列達到真正和平的作為。憎恨的惡言漫罵繼續從大馬士革吐出,這是他們真正意圖的一個比較可靠的指標。他們仍然視所有以色列土地為他們的「大敘利亞」夢的一部份,而且任何的「和平對話」只是達到那個目的的戰略步驟。他們想收復戈蘭高地,戈蘭高地提供廣大的優勢策略位置來發動對以色列的另外一次攻擊。在軍事上,這會是非常愚蠢的讓以色列放棄戈蘭高地來給予他們。另外,那個區域在聖經上是被稱為「Bashan」,對猶太人來說是一個豐富的歷史。

Bashar Assad取得老父親Hafez的權力以來,一些人推想受過西方教育的Bashar將會採取一個更開明的政策對待以色列。Hafez Assad是一個殘忍的獨裁者,他以恐嚇敘利亞市民的方法統治人民。雖然Bashar對他的市民作出一些表徵的提議去放鬆壓抑的政策,但是他對以色列的姿勢不下於他父親的惡劣。事實上,最近在安曼舉行的阿拉伯高峰會,Assad表示以色列人的特質是「比納粹黨更壞。」敘利亞人一致地處於在最極端的國家之中來表達對以色列的憎恨,Bashar Assad的登基對緩和局勢是毫無作用的。

戈蘭高地,是依據聖經的加利利海(Kinneret)東岸的疆界,在19676月的六日戰爭中被以色列奪取。它是重要的緩衝區和戰略區對於以色列的防衛來對抗敘利亞的攻擊。在1967年之前,戈蘭高地是狙擊兵的來源去攻擊Kinneret湖的漁夫,也是恐怖份子入侵以色列的基地。它也是敘利亞軍隊的發射臺,來嘗試除去他們所稱為的「心懷惡意的錫安主義實體。」

以色列有小量的站兵和大量的預備軍,來應付敘利亞的侵襲。其他國家需要12天的時間動員那些預備軍。沒有戈蘭高地,縱然先預備好軍隊,以色列也會容易地被驚奇的攻擊侵襲並且被那些軍隊分為兩部分。

使局勢惡化的其他因素包括南黎巴嫩的希茲巴拉(Hezbollah)恐怖份子組織的出現。這組織被伊朗贊助和供應,它已經宣誓敘利亞允許以色列的被毀,為要在以色列北邊界進行自由軍事行動。敘利亞在自己的計劃中使用這當交易的籌碼收復戈蘭高地。當巴拉克(Ehud Barak)命令從南黎巴嫩的緩衝區撤出IDF的時候,在那堣像\他們的聯盟被希茲巴拉廣大地操控南黎巴嫩軍。這允許希茲巴拉移動它的軍事行動對以色列邊界所有的操控。黎巴嫩政府主要被大馬士革控制,把它帶領到希茲巴拉。本質上,希茲巴拉(Hezbollah)包含南黎巴嫩媄似的政府和軍事的力量。

既然以色列單方面自南黎巴嫩的「緩衝區」撤軍,敘利亞有一點點的動機防止希茲巴拉的攻擊進入加利利區。當以色列由黎巴嫩移動它的軍隊的時候,取而代之是令人喜悅的事,但是敘利亞實際上是不快的因為它遺失了主要的優勢在戈蘭高地的談判上。並且,他們失去一個對以色列繼續侵略的藉口。

當巴拉克(Barak)撤回自南黎巴嫩的以色列軍的時候,他宣佈一個關於希茲巴拉攻擊以色列北部的不容忍政策。雖然一些偶爾發生的事件,到現在為止這政策看來導致敘利亞和希茲巴拉去抑制侵略活動。但是這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在Bashar Assad舉起他的手允許增強希茲巴拉的襲擊和攻擊以色列北部的城鎮之前。Bashir的父親剛剛知道他可以推以色列到多遠的距離在嚴重的反應被發出之前。然而,或許是年青的性急和自信過強,Bashar將會舉起他的手並推以色列到遠遠之地。

如果希茲巴拉的活動沈靜一個時期,但是有可能再一次恢復。敘利亞將會虛偽地堅持它沒有對希茲巴拉的行動負責。通過希茲巴拉恐怖份子來對抗黎巴嫩堛漸H色列軍,這樣將會終極地增強它的(伊朗)戰爭。以色列將會給敘利亞關於希茲巴拉的一連串最後通牒,保留對敘利亞發動攻擊的責任,但是敘利亞將會不作做任何事控制希茲巴拉。

在這區域嚴重的缺水下,也會加劇惡化在這兩個國家之間的緊張。當局勢變得險峻的時候,這可會是引導戰爭的理由。以色列和敘利亞都是接近危機的階段在水量不足的供應下。以色列繼續降低Kinneret湖的「紅線」,因為他們是處於險峻的局勢,所以他們不准湖的水位下降到紅線下。土耳其的東南安那托利亞計畫,這計劃是建造新的Atat水壩在幼發拉底河上,更進一步地減少敘利亞水量的供應。

當緊張擴大的時候,以色列將會被強迫採取對抗敘利亞的強大軍事行動,使用在黎巴嫩Beqaa山谷佈署的軍隊。敘利亞的傳統軍仍然是非常實在的,雖然不像當年他們被蘇聯裝備的時候一樣強大。Assad可能會夠愚蠢的認為他能夠在對抗以色列的地面戰中贏得土地。然而,如果局勢升到沸騰點,戰爭像是不可避免的,這是幾乎能夠肯定其他的阿拉伯和回教國家將會保證敘利亞和黎巴嫩的團結來對抗以色列。一個隨時能夠發動的全面戰爭將會在以色列和敘利亞(以及其他可能會涉及的國家)爆發,結果可能會使用核武器毀滅大馬士革。(以賽亞書17:1,撒迦利亞書9:1-4)

2個情況可會導致這事的發生。(1)由於以色列的細小領土,以色列會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威脅,敘利亞軍很快地到達他們要恐嚇特拉維夫和耶路撒冷的地點。以色列相信這正是存在的危險,在恐慌中他們會解開核子兵庫來攻擊大馬士革。(2)當戰爭增強的時候,敘利亞由於軍事力量的不足,會作出一個宿命的決定回應,實行愚笨且驚奇的行為,使用生化武器攻擊以色列的城市。因為正害怕國家的生命,所以以色列會引入大殺傷力武器,使用核子武器來轟炸大馬士革。

與此同時,希茲巴拉將會使用極端有力的回應打開黎巴嫩邊界另外的前線。以色列將會推返他們到非尼基港和Sidon(聖經上的Zarephath),這樣將會變成以色列的邊界。

約旦將會以有效的干涉,加入伊拉克的軍隊,伊拉克將會藉由約旦領土渡過約旦河來侵襲以色列。「亞述也與他們連合;他們作羅得子孫的幫手。」(詩篇83:8)甚至伊拉克已經參與他們(在那奡y述的軍事聯盟)來強化約旦!這表示激烈的東西必須在約旦發生在他們改變對以色列的性情之前。也許這會是對多數巴勒斯坦人的一個猛然的一擊來反對國王Abdullah Hashemite家族。這種猛然的一擊已是其中一個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數十年目標。

在這時間,阿拉法特和巴勒斯坦將不會等閒地坐下。預料以色列會有一次潛在性的擊敗,巴勒斯坦將會加入敘利亞對以色列宣布戰爭,他們假想去奪取耶路撒冷和建立他們的國家。在凶猛的對抗後,他們的軍力將會被壓倒,很多人會逃走。當大馬士革被毀的時候,巴勒斯坦將會太遲的了解他們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它的希望凋謝了。」(撒迦利亞書9:5)以色列將會敏捷地收復西岸和加沙走廊。「加沙將會遺失她的皇帝」(撒迦利亞書9:5),意思是阿拉法特或他的繼承者被毀。這些事件將會引起國際的騷動來對抗以色列。巨大數目的阿拉伯人將會離開以色列,並且永遠不再返回。

這可能是以色列對抗敘利亞和約旦的戰爭期間發生,隨意的轟炸大磐寺(Dome of the Rock),它是站在聖殿山上的回教清真寺。(撒迦利亞書4:6-7)或許一些其他的幸運行為將會引致它的被毀。